借助Unity实时3D技术,“The ONE Show”全球首现百人空中舞蹈

2021-10-09 14:49:56 cathy

借助Unity实时3D技术,“The ONE Show”全球首现百人空中舞蹈

你能否想象出100位舞者同时在空中翩翩起舞的场景是什么样呢?试想一下这些舞者若需要在快速旋转的情况下保持优雅,并呈现不同结构的变化,难度有多大?而现在,名为“The ONE Show”的舞蹈演出将借助Unity最先进的实时3D技术,把这些不可思议的设想变为现实。

table.png

作为“The ONE Show”的创作者,舞蹈艺术家 Aly Rose从2005年开始构思这一高难度的舞蹈节目。她先后与多家艺术制作和工程公司合作,并在全球范围内寻找最优秀的空中舞者,共同参与这一极限项目。

在今年的TEDx演讲中,Rose回忆起她儿时的偶像——奥运会的体操运动员玛丽·卢·雷顿和纳蒂亚·科马内奇,“她们翱翔于空中,动作优雅灵活,落地时精准有力,令我为之神往。”后来,这种优美地翱翔于空中的魅力改变了她的人生,并成为她艺术上的核心。从美国大学毕业后,尽管她的父母表示她应该找一份“真正的工作”,但1997年,她最终决定前往中国贵州,与当地的苗族居民相处了两年半的时间。从1999年到2002年,Rose一直在北京舞蹈学院攻读硕士,学习民族舞、舞蹈编导和现代舞,将所有的精力都放在舞蹈上。在她追随本心的道路上,灵感也随之而来。

 微信截图_20210827135604.png

2005年是Rose人生的重要节点。那一年,她前往纽约探望妹妹,有一天,她坐在中央公园仰着头望向天空时,情不自禁发问:我该如何用自己的才能做出更崇高的贡献?“当我回想曾经去过的所有地方和遇到的所有人,我被一种感激和欣喜的感觉包围。当我闭上眼睛,我产生了这样一种想法:如果我把自己的内心、身体、思想和精神的东西呈现出来,会是什么样子?那一刻,一个灵感突然闪现:是否可以从三个不同的角度去做一台演出,从观众、空中舞者和远处的摩天大楼这三个不同的观看角度去呈现。最终,我有了去创作一个百人在空中跳舞的愿景。”

 微信截图_20210827135620.png

2005年回到中国后,Rose为大山子国际艺术节创作了舞剧《凤凰》,其中第四幕就采用了6 位空中表演者。2007年到2015年,在纽约教授舞蹈时她还特地学习了空中舞蹈以及悬挂组件该如何构成,并找到了专业的威亚团队进行合作。另外,她还协助一个工程师团队重新起草了有关空中表演的城市规则。Rose曾前往世界各地旅行,包括波兰、西班牙、摩纳哥、德国、墨西哥、古巴、阿拉伯联合酋长国、英国、马达加斯加、朝鲜、巴西、智利、玻利维亚、菲律宾、印度尼西亚、印度、法国、南非和加拿大。旅行期间,她还在各国开设了舞蹈学习工作坊。正是这些经历的影响才让她逐步组建了多元化的 The ONE Show 团队。2013年,为了建立世界上第一个大型空中变形舞蹈,The ONE Show团队在纽约试镜了来自全球28个国家的多名空中舞者。

The ONE Show的表演分为四幕,第一幕名为“音”,第二幕是“光”,第三幕是“动”。而最后一幕“飞”,这篇文章关注的重点部分,是全部由空中编舞构成的。“The ONE Show 的空中表演者需要很强的核心力量,不仅要习惯和熟练掌握旋转,拥有出色的柔韧性,还要能在空中表现舒适和优雅。舞者需要学习如何在空中使用两点式的威亚跳舞,这可能需要数年时间才能做好。在创作过程中,我们制作舞蹈动画并将它们输入到Unity软件中来进行3D集体变形的编排,从360度的视角查看不同角度观众看到的造型。“使用这种技术的优势在于,我可以轻松地在3D世界中编舞,编排的时候,也不需要所有的威亚操作员和空中表演者一起到现场创作。”

实时3D技术赋予了 The ONE Show一种全新的艺术形式,但Rose并不认为这个表演是一场“纯技术”的展示。“我们利用技术作为表现方式,跨越了国籍、种族的界限,展示了拥有不同背景、技能的不同个体相互协作的力量。空中舞蹈不算新技术,但精确无误的空中舞蹈对我们而言更像是一场‘飞行革命’。”Rose形容道。

在Rose看来,“ONE”有两层含义,一是代表了个人的力量,一种进入自己内在与“自我”浑然一体、感受到自己作为完整个体存在的力量。另一个是关于在与他人接触时体验到的同一性,与他人互动而产生的共鸣。当在空中舞蹈时,每个舞者都能感受到那种归属于同一群体所带来的感染力。“The ONE Show”旨在宣扬每个人都可以表现自我,超越自己,同时消除隔阂,与世界融为一体,成为The ONE。“我们每个人都是人类宏伟织锦中的一个神圣的动态表现,我想通过The ONE Show表现出追随自己内心的坚定旅程。”Rose补充道。

现在,通过这数千根悬挂的钢丝,100名空中舞者在半空中相互交织,每个人都在独立跳舞,每个人的动作都不同,但100个人又同时作为一个集体和谐存在,仿佛拥有了新的生命。Rose 告诉我们,相较于传统的舞蹈,空中舞蹈更考验舞者的身体平衡,这种有些“失重”的感觉就好像在外太空的宇航员。Rose 解释说。“The ONE Show(第四幕“飞”)最具挑战的部分在于两个方面,其一,舞者在空中的配合。每个空中舞者除了需要记住自己的多个空中舞蹈组合外,还需要在空中根据其他舞者的表演,掌握好时间点,最终实现共25分钟的大规模舞蹈的集体形变。在空中跳舞时,我们能感受到自己的精神力和能量在周围发散开来,这种无形的精神和能量具有巨大的影响作用。其二,在空中跳舞所需要的空间大大增加了。由于每个舞者都需要一个可以支撑他们在宽达4米的水平圆周上活动的悬挂装置,在保证安全的前提下,安装、悬挂和移动100名空中舞者需要大量的空间。”

 微信截图_20210827135656.png

使用Unity制作集体变形的演示动画,为The ONE Show团队的编舞工作带来了极大的便捷。Rose 提到,2013年还没有使用Unity的时候,他们曾依靠人力和悬空技术进行实地排练,但排练成本给他们造成了不小的压力。现在,借助Unity的时间轴功能,他们可以单独拍摄每个舞者的动作,再通过移动片段、改变序列、复制粘贴舞蹈动画组合把这些片段融合在一起。在Unity中,The ONE Show团队共构建了完整的100人空中舞蹈编排模型。由于观众将 360 度围绕舞台观看演出,他们希望任何一个角度都能给观众带来不同的感受。而Unity成功实现了从任意角度观察调整3D舞蹈阵型的需求。“我们也试过其他的建模软件,但是都没有像Unity使用起来这么便捷,有时某个舞者会激发我的灵感,让我想修改阵型、出场顺序甚至配合的音乐,只有Unity能帮我如此简单地做到,我只要剪切、粘贴就行了。因为所有的修改都是实时呈现的,所见即所得。而且我的团队可以同时编辑不同的部分,大大提高了工作效率。”Rose说。使用Unity不仅让The ONE Show团队节省了数百万元的彩排费用,还能让每个舞者清晰准确地了解自己需要演绎的每个动作,进而能在表演时为观众带来了全新的观赏体验。”

 微信截图_20210827135716.png

对 Rose 来说,整个舞蹈的精髓就在于“和而不同”的多元化之美,尊重每个舞者的特色,同时又合而为一,在英文中的描述正是“Unity”。而他们借助 Unity 软件的力量,首次开启实时 3D 技术在舞蹈创作领域的应用,似乎确是一个美妙的巧合。

“像这样将实时3D技术与空中编舞相结合的应用,The ONE Show是全球首创,非常具有代表意义。他们将 Unity的技术从手机、PC 等屏幕窗口扩展到了更广阔的多维空间。”Unity大中华区技术经理殷崇英认为,像这样技术与艺术的跨界融合,未来将会越来越多。“我们发现各行业的创作者都开始使用Unity的实时3D技术来创作虚拟内容,并且与真实世界建立互动和映射。Unity对新手十分友好的特点,让大家即使不用写代码也能轻松地将他们的创意化为现实,The ONE Show就是个非常好的例子。”

  微信截图_20210827135725.png

回想起曾经的编舞工作,Rose 感叹道,“2007到2015年在纽约的这段时间,我们只能通过标记关键帧来制作演示动画,这既费时又费心。2016年回到中国后,我在上海纽约大学任职舞蹈教授,这也使我有许多机会与教师和学生一起工作。The ONE Show项目不仅是专业人士间的合作,更是教育和表演艺术协作的结晶。第四幕‘飞’并不仅仅是由我创作而成。上海纽约大学的教师和学生们为这个项目聚在一起,并已经通过Unity进行一年的表演模拟,他们的艺术造诣和想象力都使最后一幕更加令人震撼难忘。”

对Rose而言,这项空中艺术是来自另一个维度的“附耳低语”。挑战的难度就在于将这种低语转化为一种能占据空间、拥有外形的声音。“将意识和感觉置身于多维宇宙,我们就能感受到超出我们平时所见、所闻、所感觉到和触摸到的东西。集体空中舞蹈探索了我们集体的未来以及如何与集体和谐共处。”

目前,Rose和The ONE Show团队已经依托Unity,完成了空中舞蹈的大规模变形以及每个人的编舞,并在上海和纽约进行了小规模的排练。“我们已经选好了编舞家和舞者,创作了音乐,确定了舞台的工程设计和舞台元素。”当被问及The ONE Show何时会被搬上舞台与观众们见面时,Rose笑了笑说,“这台令人期待的演出将会在完成投资后公演。所有组件目前都已就位,我们做好了搭建舞台的准备。我们期待着与 The ONE Show 所传递的理念相合的投资者相遇并展开合作。相信The ONE Show全球巡演的首站一定会创造历史,惊艳世界!”


标签: Unity 实时3D
电话
产品
方案
案例